甘州行吟(行天下)

王丽梅

2018年11月01日10:4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原标题:甘州行吟(行天下)

图为张掖丹霞美景

张掖市滨河新区黑河大桥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在中国地理的版图上,甘肃像一支张开的臂膀,臂弯连着陕西,手掌直抵新疆。从空中俯瞰,自西北向东南走向的祁连山脉,山连山,岭连岭,千山万岭绵延不绝。在祁连山与合黎山、龙首山等山脉之间,有一处狭长地带,形如走廊,这就是著名的“河西走廊”。它是佛教东传的要道,是丝路西去的咽喉,是连接东西方文明的大通道。

那些带着时间的痕迹、浸润着诗人的情愫,在唐诗宋词里游弋的凉州(武威)、甘州(张掖)、瓜州、敦煌、阳关、嘉峪关……一如散落的历史明珠,镶嵌在古老的丝绸之路上。而甘州是其中最让我魂牵梦萦之地。

初见绚丽丹霞

有5000多年历史的张掖是历史上著名的河西四郡之一,自夏商到春秋,是羌、戎、狄等少数民族居住区,因其境内多有甘泉,故称甘州。说来,张掖得名与匈奴有关。汉武帝时代,匈奴人不断进犯中原,公元前111年,汉武帝在甘州建郡,为甘州更名张掖,取“断匈奴之臂,张中国之掖(腋)”之意。此后汉朝开始在此大规模地徙民垦植,戍兵屯田,发展农业。

张掖闻名于世、吸人眼球的还有纵横祁连山北麓的丹霞地貌。《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在讲到张掖的丹霞地貌时曾说“奇险灵秀美如画”!

10月,我来到张掖。这里依旧艳阳高照,阳光炙热似火。坐在车里,颠簸和摇摆常常使人昏昏欲睡。车停在了景区的门口,半梦半醒之间,一大片如火焰山般的群山突兀地矗立在眼前。美丽的红色丹霞,像是夏天掩不住艳丽的凌霄花,嫣红色的山体硬是延伸到了景区的界外。

张掖的丹霞地貌造型奇特、色彩多样,历经数百万年,呈现出坚硬而雄壮、柔软而苍凉、热烈而夺目的美,令人应接不暇。我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置身于丹霞之间。连绵起伏的红色的火焰山寸草不生,那艳如丹红,宛如烧透了的炭似的红褐色砂砾岩,经过千万年的风化剥离和流水的侵蚀,形成了陡峭的奇岩怪石,“色如渥丹,灿若明霞”,将祁连山脉装点得峻岭横生、色彩斑斓,当地少数民族把这种奇特的山景称为“阿兰拉格达”(红色的山)。站在绚丽的丹霞山前,人类渺小得微不足道,不由得向这热烈而艳丽的“阿兰格拉达”顶礼膜拜。

拾阶登高,在绵延起伏的丹霞山顶的观景台远眺,“高峰壁立老龙蟋,削出芙蓉作画看”。张掖丹霞,不仅奇、险,更美在色彩的变化。红、黄、橙、绿、白、青灰等多种色彩,把那沟壑纵横的山丘装点得绚丽多姿。阳光下,远远近近的山峦此起彼伏,如钱塘江潮般奔涌而来。站在峰顶,艳阳下一缕微风吹过,躁热的心稍稍安静下来。面对着旷世奇美的丹霞山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从心间蹦出!

怀想张骞出使

张掖是张骞出使西域途经河西走廊的必经之路。张骞的商队当年是否曾经过张掖丹霞山,张骞是否曾跨马驰骋在山谷间,是否也曾羁旅夜宿在这荒寒漫漫的祁连山麓,在这荒无人烟之地,张骞的心里是否也有疑问……这些疑问就像无尽的历史,辽远、深邃而不可知。

司马迁在《史记·大宛列传》中对张骞出使西域作了详尽描述。穿过历史的烟尘,透过司马迁纵横捭阖、气象万千的文字,我们看到张骞一生两次出使西域,寻求通往西域各国的路。尽管屡屡受挫历经苦难,但他矢志不渝,为汉朝开拓通往西域的道路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司马迁称张骞“凿空”(首先打开)西域,无愧于博望侯这一称谓,以致在张骞身后,那些凡是到西域的汉朝使者都自称博望侯,并以此获得外国的信任。

丝绸之路的开通,在军事上,加强了与西域各国的联系,有力打击了匈奴的进犯;在文化上,增进了与西域各国的交流;在经济上,加深了与西域各国的商贸往来。张骞为汉朝带来了西域的葡萄、苜蓿、石榴、胡麻、棉花、葱、蒜、西瓜、胡萝卜等植物,对促进汉朝的种植业和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汉武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了解西亚、西方国家的皇帝,也是最早接受西亚文明和西方文明的统治者,对促进汉朝与西亚、西方各国的经济文化交流、宗教和民族融合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1000多年以后,从河西走廊上走来了由欧洲大陆越过帕米尔高原的高鼻梁蓝眼睛的马可·波罗,他经过河西走廊,在甘州的丝路上前行,并在张掖停留。他从新疆的叶尔羌、和田、且末,来到甘肃的敦煌、张掖之后,由敦煌向北奔向蒙古的都城,之后又神秘地回到了甘州。甘州在马可·波罗的心里竟有着如此大的魅力。

感悟赤诚之心

在河西走廊的丹霞山中,我努力寻找着张骞往来西域的遗迹,怀想当初的“寻源使”张骞是以怎样的毅力和决心,经过匈奴人控制的河西走廊,克服重重险境,走在通往西域的荒凉的大漠戈壁。

《史记·大宛列传》中记载,在张骞之后陆续出使西域的汉朝使臣们,在出使西域的过程中免不了见财起意,“侵盗币物,及使失指”,“其使皆贫人子,私县官赍物,欲贱市以私其利外国。”同为使臣,肩负着国家使命,后来者竟然有人贪污盗窃,不能完成使命;甚至出身贫苦人家的子弟,将带出去用于贸易的一部分国家财物据为己有,在国外贱价卖出牟利……历史证明,张骞是汉武帝最忠实的寻源使、最称职的博望侯。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到达中亚细亚一些国家和地区的使节,他开通了中国与西亚各国的经济贸易和文化联系,他被匈奴扣押十多年,却始终保留着汉朝的符节没有丢失,他不忘使命,是执着信念的坚守者。

回忆着《史记·大宛列传》中的片段,在张掖丹霞重重叠叠的火红的峰峦中,我仿佛看见了张骞当年的商队,体会到了当年张骞开拓丝绸之路的艰辛,感受到了有灵魂、有血性、有品德、有操守的张骞,读出了作为杰出历史人物的他身上所蕴含的创造历史、感天动力的精神力量,读出了张骞在丝路上战胜一切艰难险阻的坚定之力和对国家的赤诚之心。正是有了张骞的凿空之功,才有了千百年来丝绸之路上连绵不绝的东西方文化和经济贸易交流,才有了今天这条古老的丝绸之路焕发出的新生机。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8年11月01日 第 11 版)

(责编:焦隆、周婉婷)
网站地图